《金瓶梅》第九十八回浏览碎札

发布日期:2022-09-09 08:25    点击次数:107

《金瓶梅》第九十八回浏览碎札

吴营洲

春梅简直于陈经济的“贤妻良母”春梅简直于陈经济的“贤妻”这一点,宛若不用烦言,而简直于陈经济的“良母”这一点,或可从以下几件事上稍加证明:其一,她给陈经济谋了份“出息”;其二,她给陈经济娶了房妻子;其三,她出资让陈经济做交易。对付这后一件事,书中是这样写的:一日,春梅同经济商议:“守备教你云云这般,河下寻些交易,搭个主管,觅得些利钱,也够家顶费用。”这经济听言,满心欢喜。然而,陈经济却不争气!这当是后话。遗憾是的,就陈经济而言,他的“少不更事”“一错再错”等等,致使他没了“后话”!陈经济俨然“大老板”了陈经济在周守备家人周忠的运营下,行使周守备的官威,行使提刑院何千户与张二官的权势,终于将杨光彦所拐的那“半船货”的货款给追了归来离去。陈经济自此便有了自身的大酒楼,和谢瘦子合股。春梅又解决出五百两老本,共凑了一千两之数,委付陆秉义做主管。这陈经济的大酒楼开张后,书中写道:……见一日也发卖三五十两银子。都是谢瘦子和主管陆秉义眼同经手,在柜上掌柜。经济三五日骑头口,伴当小喜儿跟随,往河下清理计帐一遭。若来,陆秉义和谢瘦子两个伴计,在楼上收拾一间洁净阁儿,铺陈床帐,摆布桌椅,糊的雪洞般划一,摆布酒席,叫四个好精彩粉头相陪。此时的陈经济,过的当是“神仙般的日子”。若有谁以此为素材写小说的话,标题成就当是《文青陈经济的幸福糊口生计》。陈经济“巧遇”韩爱姐陈经济的“幸福糊口生计”远不止此。此时他又遇到了韩道国、王六儿的女儿韩爱姐。此时的韩爱姐已由翟谦(蔡京的大管家)的小妾,沦为了“暗娼”,与她母亲王六儿一道靠卖身营生度日。陈经济、韩爱姐二人“一见如故”。当然不克不迭说这是陈经济的“最爱”,但对韩爱姐来说切实云云。——陈经济死后,韩爱姐为他情愿守寡,最后却削发毁目,削发为尼。韩爱姐当是潘金莲的“化身”韩爱姐与潘金莲,该当是互不熟习、没有见过面的。因为韩爱姐被西门庆介绍给东京的翟谦(蔡京的大管家)做了小妾从前,不大可以或许与潘金莲有“交往”。而在去了东京当前,自然就更是无缘相见了。待她从东京“逃难”归来离去,与潘金莲曾经是阴阳两隔了。但,她俩是有“交集”的。这个“交集点”,就是陈经济。捕风捉影地说:她俩都是陈经济的“情妇”,都是陈经济的“爱人”,且都对陈经济有着很深的情绪。我一贯在想,兰陵笑笑生为何会摆布韩爱姐这样一集团物呢?大略,韩爱姐就是潘金莲,就是潘金莲的“化身”。大略兰陵笑笑生在想,假使潘金莲在世,面对陈经济的最后遭逢,公司资讯NEWS即被杀当前,她的抉择大约跟韩爱姐同样:为陈经济情愿守寡,最后却削发毁目,削发为尼。那天,陈经济问韩爱姐:“你叫几姐?”韩爱姐道:“奴是端午所生,就叫五姐,别名爱姐。”——这也太“魔幻”了!那个潘金莲不也叫“五姐”吗?而且,韩爱姐介绍自身说,她在蔡太师府中曾扶持过翟管家老太太,也学会些弹唱,又能识字会写,“经济听了,欢喜不胜,就同六姐普通,正可在心上,以此与他盘桓一晚上,停眠整宿。”——这里的“六姐”正是“潘金莲”。凡是读过《金瓶梅》的读者都清楚:在西门庆的众多女士内里,潘金莲是唯一给西门庆写过情书的(第八回,第十回),而韩爱姐也多次给陈经济写情书,这俨然就是潘金莲“再现”啊!云云各种,这就不克不迭不给人一个感到,不管是在陈经济的眼里,照旧在兰陵笑笑生的笔下:韩爱姐就是假若没有死去的潘金莲!韩爱姐竟然会“作词”陈经济偶患微恙,很多天不曾来河上马头上谢家大酒楼店与韩爱姐相见。那日,韩爱姐正在楼上凭栏巴望,挥毫洒翰,作了几首诗词,以遣闷怀。忽报陈经济来了,从速轻移莲步,欵蹙湘裙,走下楼来。此处,令我纳罕的是:韩爱姐竟会“作词”!(其所作之“词”,恕不转引。)韩爱姐是十六七岁时嫁给东京翟管家的,一去十余年,书中当然说她“在蔡府中核准,与翟管家做妾,诗词歌赋,诸子百家皆通”,但我照旧不信赖她会“作词”。再就是,她写给陈经济的柬帖,文辞典雅,也不似她的文笔。兰陵笑笑生是一平话艺人,他在平话时,必须逢迎听众,为讨听众爱好,可以或许随时增加些桥段,可以或许随时将他人的文字拿来,穿插此间,且也不论是否合榫。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图片

本站是供应集团知识解决的网络存储空间,全体内容均由用户宣布,不代表本站概念。请留心甄别内容中的联络要领、诱惑置办等信息,谨防诳骗。如缔造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一键告发。

相关资讯